Site Loader

有史以来,红海就是国际贸易的高速通道,红海西岸港口繁荣,有三个重要港口,分别为巴迪港、阿萨布港和萨瓦金港。历史上,三个港口在穆斯林控制红海期间得到发展,同时见证了阿拉伯人对红海西岸的经济渗透。红海西岸港口的崛起,得益于阿拉伯人的对外征服。阿拉伯商人在红海西岸建立贸易中心,最初是商人的自发行为,伴随阿比西尼亚海盗的干扰,穆斯林政府进行干涉以确保港口安全。

巴迪港位于今天苏丹红海沿海靠近厄立特里亚边界的地区。公元637-1100年是巴迪港繁荣时期,该港是穆斯林商人在苏丹建立的第一个阿拉伯港口,一直在穆斯林国家控制之下,后来衰落不为人知。早在阿萨布港和萨瓦金港崛起之前,巴迪港便连接了红海与尼罗河,作为阿拉伯商人进入苏丹的门户而占据优势地位。巴迪港更靠近贝贾南部与阿比西尼亚,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,巴迪港的商业作用具有本土特性,未完全意义上融入国际贸易。随着阿萨布港、萨瓦金港等红海沿岸其他港口的崛起,巴迪港丧失了商业优势,加上供水方面的劣势,进一步加剧了巴迪港的衰落。

阿萨布港早期的历史与采矿活动紧密相连,公元9世纪被称为“矿区港口”。阿萨布港发展成为极具重要性的国际港口,服务于苏丹东部沙漠地区的矿主,随后变成朝圣港口,还曾作为印度、东非和阿拉伯半岛南部船只的终点。港口繁荣得益于埃及与东方的交通需求,而非作为苏丹内陆港口的地位。此外,埃及朝圣者用该港口赴希贾茲朝圣,公元1067-1268年朝圣者通过阿萨布港赴圣城。由于朝圣之路通过贝贾地区,贝贾人忙于驯服骆驼以满足交通的需要。当时阿萨布港是拥有500居民的小镇,有一座清真寺。由于缺水,港口主要依赖降雨,否则就需要贝贾人供水。

公元12世纪末,阿萨布港成为穆斯林世界最繁忙的港口之一。大量商人和旅行者通过骆驼贩运物品或朝圣。阿萨布港除了水和食物,几乎所有物品均需进口,港口的繁荣依赖东方贸易和朝圣交通。来自印度和中国的商品先到达亚丁,然后转运阿萨布港,最后抵达上埃及。印度货物部分由黄金支付,大多数换取北非和埃及的产品,比如丝绸、铅、铜和化学物品,印度香料被进口到埃及,阿萨布港成为东西贸易的交汇点。受上埃及经济衰落及麦加控制的吉达港崛起的影响,公元1324年后港口逐渐废弃,阿萨布港朝圣交通衰落100多年后,商业继续到公元1358或1378年。在阿萨布港港口遗址,还发现了属于中国明朝的青瓷和青花瓷。公元1492年阿萨布港已经不能通航,不过依然是一个具有重要性的地方。伴随采矿、朝圣交通和东方贸易三项主要活动的衰落,大量失业的阿拉伯人向苏丹内陆迁移,部分被吸引到萨瓦金。伴随公元1869年苏伊士运河的修通,阿萨布港作为船只加煤站逐渐兴起,现发展成为厄立特里亚对外联系的重要口岸。

萨瓦金港是阿拉伯经济渗透苏丹的第三个港口。与巴迪港均是穆斯林重新发展起来的港口,服务于苏丹和部分阿比西尼亚腹地。最初可能是阿拉伯商人与贝贾人交换商品的市场。巴迪港消失后萨瓦金成为重要的航运和商业中心。公元13世纪中期,萨瓦金成为当地穆斯林统治者的关税来源。相比红海东海岸希贾茲和也门的其他港口,更安全且容易停泊。

公元14世纪初,萨瓦金实际上发展成为苏丹产品的销售出口。萨瓦金还同红海对岸的希贾茲发展了密切联系,阿拉伯人在商业繁荣时期在红海西岸定居并同贝贾人通婚。公元1332年,萨瓦金已经居住有穆斯林,阿拉伯人对贝贾南部渗透明显,该地区遍布穆斯林坟墓也证实了这一点。阿萨布港毁灭后,阿萨布港居民被萨瓦金的亲戚接纳,维持在本地和海外的商业联系,包括同希贾茲的商业联系。同希贾茲的贸易很大程度上依赖萨瓦金内地,萨瓦金在本地最终获得重要地位,直至公元20世纪初无出其右。

伴随红海西岸港口的发展,在阿拉伯经济渗透和移民的影响下,红海西岸地区不同程度地受到阿拉伯人的影响。其中最显著的是苏丹阿拉伯化进程的发端,阿拉伯经济的渗透和延伸打开了苏丹大门,使苏丹受到愈加强烈的阿拉伯影响,该进程反过来又进一步刺激了阿拉伯人移民苏丹。由此而来的苏丹的阿拉伯化和伊斯兰化,对后来的苏丹乃至东部非洲地区国际关系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dswelm.com/,意甲斯佩齐亚

Post Author: yabovip21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